首页 > 武侠修真 > 御剑问仙 > 第323章 寻仇商家堡(三六)
繁體切換

第323章 寻仇商家堡(三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来一杯咖啡     书名:御剑问仙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对于白灵儿的实力,李坤其实是颇为疑惑的。白灵儿刚开始出现,对付商昊然时,蓦然显露的那一手战力,无疑已经达到元婴境初期的水平。可此时,她攻击商家堡阵法的战力,却又最多只有金丹中阶的水平。

    从白灵儿焦急的神情可知,她此时的攻击不可能有所保留。因此,李坤可以断定,白灵儿此时表现出的战力才是她真实的水平。之前对付商昊然时显示的战力,并不是她的真实水平。她之所以会瞬间提升战力,很可能使用了什么秘法,或者别的可以暂时提高战力的东西。

    如此一来,凭白灵儿真正的战力,就算她竭尽全力攻击商家堡的光罩,也不过是蚂蚁撼树罢了。

    因此,当看见白灵儿疯狂地做着无用功时,李坤心里免不了苦笑,当然了,也颇为感动。

    其实,白灵儿一出现,商大奶奶就识破了她的身份,心里自然对她恨之入骨,只因一直面对老妪和李坤,所以才无暇理会她。此时,面对白灵儿的攻击,商大奶奶也看清了她的真正实力,不过尔尔。

    当然了,商大奶奶并不敢大意,因为,她从白灵儿之前对付商昊然的手段中,知道她具有短暂提升战力的秘法。不过,商大奶奶知道,任何提升战力的秘法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对当事者自己也有极大的伤害。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拼命之时,一般是不会使用这种秘法的。

    因此,商大奶奶并不十分担心白灵儿,况且,她现在只能专注于阵法,想速战速决,解决掉魂族长老和李坤。

    这时候,老妪已经体会到李坤的妙处,意识到他的“秘密武器”应该会有用。因为,她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商家堡的阵法攻击在缓慢地减弱。为此,老妪渐渐沉下心来,不再发力跟商家堡硬拼,而是好整以暇地仅仅维持着气罩。

    当然了,商大奶奶作为阵法的催动者,自然对阵法的情况了若指掌。她甚至比老妪还要明显地感觉到阵法的威力在减弱。

    商大奶奶自然知道天煞血魔阵需要血池中的血来维持,所以,她让商家三老结阵将整个祭坛封锁起来,不仅仅是为了封锁魂铃释放的恶灵,更主要还是为了不让里面的血气逸散。因为,血气逸散,会直接影响到阵法的威力。

    商大奶奶更知道,阵法的维持会消耗血气,但是,她相信血气的消耗应该远远低于老妪跟他们阵法相抗的消耗。所以,她一开始并不担心这点。可现在,她发现情况似乎跟自己想的不一样,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如此一来,商大奶奶慢慢地就变得浮躁起来。

    在这种心境之下,面对白灵儿不休不止的骚扰性攻击,商大奶奶终于忍无可忍,冲白灵儿道:“小畜生,找死。”

    商家三老中为首老者忙提醒道:“堡主,不可分心。”

    商大奶奶顿时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忙收捏住心神,却对商昊然道:“你去对付那小畜生。”

    商昊然之前当众失手被白灵儿擒拿过,让他颜面扫地,为此对白灵儿恨之入骨。现在,他也看出白灵儿的真实战力,应该比他还弱一些,因此,他早就想找白灵儿挽回颜面了,无奈要跟大家一起维持天煞血魔阵对付魂族长老,不能如愿。此时,得到母亲指派,自然巴不得。

    商昊然大喜,忙迫不及待地从阵法中抽身出来,挺剑冲向白灵儿。

    白灵儿正苦于对商家堡的阵法无从下手,见商昊然从阵型中脱身出来,自然巴不得。因为,她觉得,商家堡的阵法少一个人,其威力自然也会少上一分。如此一来,自然也就会替李坤他们分担一些压力。

    白灵儿自然也看出了商昊然对她恨意,不由心里暗暗冷笑了一声,故意转身往外飞去,想要把商昊然引出去击杀。

    李坤因为有老妪气罩的保护,没有任何危险,所以,一直在关注着白灵儿。此时,见商昊然去对付白灵儿,而白灵儿好像不敢跟他相斗。李坤不明就里,忍不住大声叫道:“灵儿当心。”

    老妪却冷哼一声,说道:“小子,那丫头很聪明的,你不用担心她。”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关心则乱。经过老妪提醒,李坤这才心里一动,暗道:“难道白灵儿故意要引开商昊然杀之?”

    果不出所料,白灵儿把商昊然引出天煞血魔阵影响范围圈后,突然转身,疾速迎向商昊然。

    商昊然刚开始看见白灵儿不敢跟他相斗,还以为她怕了,就此,原本对白灵儿尚存的那么一点点戒心,顿时全部卸掉,正全力追击。谁知,白灵儿突然转身,猝不及防,顿时有些慌乱。

    商大奶奶虽然不能分心,要专心于阵法,但她一直对白灵儿有着一丝戒心,所以,就算命令商昊然去对付白灵儿后,她并不完全放心,依然在暗暗关注着商昊然跟白灵儿之间的战况。

    商大奶奶原本以为,商昊然无论如何不会再度轻易被白灵儿击败的。可是,当她看见白灵儿突然转身时,顿知不妙,忙要提醒商昊然当心。

    然而,为时已晚,商昊然尚未反应过来,就被白灵儿一剑刺穿了胸膛,不甘地死去。

    商大奶奶大骇,更是悲痛过度,就此一口血吐了出来。

    商家三老也是惊得脸色大变,却没有丧失理智,为首老者忙厉声提醒商大奶奶:“堡主,不可乱了方寸,维持阵法要紧。”

    商大奶奶嘴角挂着血丝,脸上露出狰狞的笑,索性不去看白灵儿,而是对着光罩下的李坤,咬牙切齿地叫道:“所有人听令,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们。”

    老妪脸上则露出一丝冷笑,并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了李坤一眼。

    南小蝶一直关注着白灵儿,见她如此轻松就杀了商昊然,自然震惊不已,忍不住问老妪:“长老,她怎么会突然提高战力?”

    老妪嘿嘿一声怪笑,说道:“丫头,她是在玩命。”

    “玩命?”

    南小蝶不解其意,忍不住惊道。

    李坤自然也听见了,忙不安地看着老妪,也跟着惊问道:“长老,什么意思?”

    老妪感叹道:“那丫头是在消耗自己的妖丹,以此获得瞬间的战力提升。这对她来说,不是玩命是什么?”

    “妖丹?”南小蝶惊道,“难道这位姑娘并不是人类?”

    老妪却指着李坤,对南小蝶道:“你问他吧。”

    南小蝶忙惊异地看着李坤。

    然而,李坤此时心里乱极了,哪里顾不得理会南小蝶?只是呆呆地看着白灵儿。

    南小蝶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敢问,心里也颇为复杂,同时,对白灵儿也免不了颇为担心。

    这时候,白灵儿杀了商昊天,没有丝毫的停留,又飞回商家堡的阵型,一边像之前一样攻击阵法挑衅,一边朗声道:“商老婆子,本姑娘杀了你的孙子商鼎,现在又杀了你的儿子。你难道不想替他们报仇吗?”

    白灵儿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她要故意刺激商大奶奶,想要引出她来,以此削弱天煞血魔阵的威力。

    李坤自然明白白灵儿的心意,不由心里一痛,忙大声叫道:“灵儿,不可胡来。”

    白灵儿不理李坤,依然挑衅着商大奶奶。

    商大奶奶老眼中噙着泪,知道自己刚才失误了,就此害了儿子性命。她痛定思痛,哪里还肯再上当?索性不理会白灵儿,化悲痛为力量,欲快速解决掉老妪和李坤,然后再将白灵儿碎尸万段,替儿子和孙子报仇。

    然而,商大奶奶终于明显感觉到阵法的威力减弱了。

    商家三老的为首老者也忧心忡忡地提醒道:“堡主,维持阵法的血气不足了,怎么办?”

    商大奶奶惨然一笑,随即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绝然命令道:“众死士听命。”

    商大奶奶话音刚落,数百米黑衣死士就像从地里冒出来的一般,齐刷刷地出现在阵法外围的地面之上。全都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商大奶奶,等待着商大奶奶的进一步命令,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对于这些黑衣死士,李坤印象深刻,就是他们血洗了李家村。

    李坤突然看见这些就像没有意识的傀儡死士,心情十分复杂。

    南小蝶自然对这些黑衣死士有所了解,她知道,这些黑衣死士并没有什么战力,她一直不知道商大奶奶暗中培养这么多黑衣死士,究竟有什么用。

    同样的,李坤也不知道商大奶奶此时呼唤出黑衣死士意欲何为,免不了在心里寻思:“难道这些黑衣死士竟然是商家堡的‘秘密武器’不成?”

    如此一想,李坤隐隐地有些不安,下意识地看了老妪一眼,而老妪也满脸诧异之色。

    李坤忙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南小蝶。

    南小蝶自然明白李坤的意思,忙疑惑地说道:“据我所知,黑衣死士好像根本没有战力,一直只是祭坛守卫。我也不知道商老婆子此时要用他们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