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妈带我去修仙 > 第六十六章 牺牲色相
繁體切換
    把兔熊装在一个塑料收纳袋里,秦咚拿了一包粗盐灌进去,收纳袋封口以后,拿在手里轻轻揉搓,过了一会儿把兔熊拿出来再揉一揉,粗盐混合着污渍掉落,玩偶也变得柔软了许多。粗盐能够让那些凝结毛发的顽固污渍松散脱落,这是穷人必须掌握的生活小技巧,也适合男寝室里穿太久没洗变得油滑的袜子。

    “我能够直接把它里面的填充物拿出来,浸泡清洗吗?”秦咚看着兔熊,向厨房里的凤啾啾咨询,“那我算不算把它的内脏都掏出来?会不会又把它杀了?”

    “兔熊的这种状态就像手机,在没电的情况下,你把手机拆了又重新装好,它依然能够恢复正常。”凤啾啾在厨房里大声说道。

    于是秦咚便从兔熊胸口那个洞,小心地把里边的填充物拿出来,再把它放在肥皂水里清洗,凤啾啾从厨房里出来,便用火焰把兔熊烘干。

    秦咚把小时候的一件棉服拆了,用里面的丝绒当做填充物,塞进了兔熊的身体。

    吃完饭,秦咚再拿起了针线,仔仔细细地把兔熊胸口的洞缝补起来,拿丝绸重新给它做了一个蝴蝶结挡在缝线的位置。

    耳朵也拆开,塞了一条铁丝进去塑性,再把耳朵重新缝好,好在秦咚和母亲原本就是比较会生活的家庭,家里各种备用的小东西很多,修复一个玩偶也不费多大事。

    把焕然一新的兔熊摆放在茶几上,秦咚和凤啾啾并排坐在它对面,看着它那双被重新打磨的光泽柔润的红眼睛。

    因为有凤啾啾的火焰,在烘干的同时把无法洗净的残留污渍也烧的干干净净,现在它已经清新松软,还散发着洗涤剂的香气。

    不能说焕然一新,毕竟有了年岁,那些松软的毛发和缝线的边沿都有着磨损的迹象。

    就像穿了很多年的旧衣服,洗的再干净也能看出来是旧衣服,装不了新衣服。

    “它要怎么才能恢复过来?”秦咚伸手去摸兔熊的鼻子。

    凤啾啾打开了秦咚的手,“你明天去捡到兔熊的地方,等那个女孩子一起上学,拿兔熊给她看一看,看看兔熊有没有什么反应,如果它马上就恢复了,要重回主人的怀抱,那就说明它是一只愚蠢的兔熊,随它去吧。”

    秦咚没有想到凤啾啾有这样的安排,犹豫了一下,“应该不会,兔熊已经心如死灰了,再说了,谁遇到这样的事,还能回去啊?”

    “你未婚妻早上把你踹下车,晚上来找你,你不也原谅她了?”凤啾啾不以为然地说道,她昨天晚上看电视,就看到有个男人的老婆不知道给他戴了多少顶绿帽子,男人想要离婚,最终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努力工作下,终于让夫妻两重归于好。

    那个男人也说了不知道多少次自己“心如死灰”了。

    “你你……她不是我未婚妻!”秦咚都被凤啾啾说的脸热了,这都哪跟哪啊?但凡脑子里有一个正常的脑细胞,都不会觉得颜怀瑜想和他结婚。

    凤啾啾作为妖庭公主,她就不懂人类社会里的纲常伦理,毕竟她的那个妖庭,修炼者甚至会把自己的闺房秘事制作成活色生香的小册子到处贩卖。

    “对了,颜怀瑜说明天早上来送我上学。我觉得今天的事情她只是来铺垫一下,明天才找我说正事而已。”秦咚现在才想到这一点,感觉并非自己迟钝,只是被凤啾啾带偏了,现在才跑回正常思路。

    “那你就让颜怀瑜送你到那里,然后再和那个女孩子一起去学校,在路上顺便和她聊聊,说一说她那个修炼者主人。”凤啾啾把兔熊举起来,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瞪大着眼睛和兔熊对视,它要是不知好歹非得回到原主人身边,那它就没有机会成为公主殿下的第一只玩偶了。

    这样的荣耀,是无数的玩偶梦寐以求的机会,是玩偶界的巅峰经历,希望它懂得珍惜。

    “好,我试试。就算牺牲色相,我也要完成任务。”秦咚其实感觉有点为难,但是想想凤啾啾交待的事情,自己也应该尽心尽意地去完成。

    其实别说这点事情,就算现在凤啾啾真需要他去上刀山下火海,秦咚虽然害怕,但多半还是会嗷嗷冲上去的。

    “谁让你牺牲色相的?颜怀瑜要真想和你结婚,你才要牺牲色相,然后让她给我们很多金子。”凤啾啾很现实地冷笑起来,“那个女孩子没有金子,你不许和这样的女孩子交往,没有好处。”

    “公主殿下,你这也……别人家的公主殿下,都是不食人间烟火,遇到这种情况往往会高洁优雅地鄙视世俗的金钱权势,支持有情饮水饱的爱情。”秦咚瞠目结舌,感情她眼里只有金子。

    凤啾啾对秦咚的话熟视无睹,她拉起了两边的衣袖,露出挂在手臂上两排沉甸甸金灿灿的手镯子,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站在金店里,导购们把所有的金饰都挂在她身上的画面,旁边站着颜怀瑜和秦咚,微笑着等待她去收下一个金店。

    “哦哈哈嚯嚯……”凤啾啾忍不住大笑起来,谁让他不许她去抢金店来着,那就拿他来换金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明天凤啾啾还是要跟随着秦咚的,毕竟他去调查的那个女孩子和修炼者有关,凤啾啾其实有一万种方法能够更方便地得到信息,但是她必须锻炼秦咚,让他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来成长和进步。

    自己这么用心培养秦咚,都是为了将来妖庭有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啊。

    想到这里,凤啾啾侧头看了一眼秦咚,逐渐皱眉,发现他和英明神武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于是生气地捶了秦咚一下,“快点去练习吒字!”

    “我刚吃完饭……啊……别烧我的腋毛,怎么有人用烧别人腋毛来威胁的?”

    “能被烧腋毛威胁的人,也很少见!”

    “说的也是……我去了我去了。”

    秦咚被凤啾啾要求来到楼下的梧桐树旁边练习发音,现在整个小区就他们两个人,秦咚就算在这里“吒”上一整晚,也没有人会投诉他们扰民。

    站在梧桐树下,微风袭来,秦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们所处的这个小区,仿佛成为了一个独立世界,或者说被结界包围住了,身处这个城市之中,又像被剥离。

    “梧桐树是上古时代就随着修炼之地伴生的灵气之树,尽管它现在已经不会散发灵气,但是在梧桐树下学习工作之类的,依然能够提高效率。”凤啾啾当初会选择梧桐树上的画眉鸟窝,也和凤栖梧桐之类的古老风情习俗相关。

    “吒……”秦咚深呼吸后,神情凝重地发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他现在从这个字的音中,确实感觉到了一种古朴雄浑的气势。

    这时候凤啾啾挥一挥衣袖,放出了两只半岁左右的熊猫,它们一落地就“嘤嘤,咩咩”地叫,然后凤啾啾又拿出了奶倒在脸盆里喂给它们吃。

    秦咚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原来凤啾啾一天天的并不闲啊,看看,她还兼职熊猫饲养员!

    毫无疑问,这就是中海动物园里失踪的那两只幼年大熊猫,看它们的精神头和活蹦乱跳的样子,倒是被凤啾啾喂的很好。

    她平常把熊猫都藏起来,现在自然是把小区当成她的动物饲养基地了。

    “快点练!”没有听到秦咚的声音,凤啾啾抬头不满地催促着。

    秦咚叹了一口气,又开始“吒”,反正只要她不是把熊猫吃掉就行。

    现在他和她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如果还整天害怕社会主义的铁拳,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去投案自首,在这里想东想西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