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动漫 > 炎黄神眷 > 第五十四章:必杀之剑
繁體切換

第五十四章:必杀之剑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狂翻的咸鱼2     书名:炎黄神眷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然而,因为张烈的态度太过笃定了,再加上亡命徒哪有不心虚的道理。张烈还没说出,让他们在问神符下走一遭的诛心之语前,温至仁就已经忍耐不住,锵然拔刀,嘶吼着道:“动手!”

    但温家四老还没扑出去两步,便一个接一个手捂腹部胸膛,一个个的脸上开始青气萦绕,毒气攻心。

    “刚刚……刚刚那酒中有毒?”温至仁功力最为深厚,他猛地压下毒气,迅速反应过来了。

    “不可能的,我刚刚盯得死死的,他绝对没有机会向酒中下毒!”温至义嘶吼回复大哥,因为他最为好酒,同时功力也未修炼至炼气后期境界,因此在毒气上涌之后,他当得一声丢下了刀,盘坐下来开始全力抗衡毒力。

    通碧葫芦曾经大量吞噬过魔道灵器碧毒尺之毒,碧毒尺甚至有一段时间落到张烈手中,又被通碧葫芦抽取过一些毒力,张烈体内的木灵共生变异之后,他近乎百毒不侵,因此现在阴人的时候都不用再下毒了,他可以喝的虎王灵酒,旁人喝的话却是杀机隐晦的剧毒。

    二阶的灵毒,杀伤力大幅下降了,强化方向全部都转在了隐蔽上,因此任凭温家四老如何的谨慎,也尝不出一丝一毫的问题。

    不过也正是因为杀伤大幅下降了,功力最为深厚的老大温至仁,老四温至信都可以以炼气后期的修为强压毒力,嘶吼着向张烈扑攻而来,毕竟是积年的黑吃黑老魔头了。

    温至仁与温至信手中的刀都是一阶上品法器,哪怕此时此刻体内真息运转不畅快,挥刀斩杀之间依然是刀光璀璨如虹。

    “愚蠢,不过是负隅顽抗而已。”

    随着前后刀光斩来,张烈双手于那宽大道袍当中暗中施术,下一刻他身躯原地一旋,伴随着虚空之中传来阵阵的画卷开启之声,温至仁与温至信全力斩出的刀光,斩入一片泼墨山水般的画卷内。

    此时此刻张烈身上共有四件战斗法器:二阶灵器级的黑白双剑算是一件,二阶中品特殊类灵器通碧葫芦一件,身上的中品防御法袍一件,以及背上的那卷极品法器一百八十九人兵阵图。

    这卷兵阵图张烈入手已久,但却始终未有机会施展它,今日以同门相残的魔头为血祭,勉强也算是开过次荤了,虽然如此法器一次只杀两人,略有一些可惜了。

    哗哗哗哗,四周不知何时下了一片瓢泼大雨,温至仁与温至信持着刀面面相觑,看着眼前的黑夜、骤雨,竹林,一时陷入惊愕。

    这兵阵图的创造者,野心极大,他想要为千竹山教创造出一件,最为合适的制式传承法器,因此这兵阵图当中同时融入了:幻术、阵法、傀儡、剑术等等元素。

    但也因此,导致使用驾驭的难度极高,涉及的领域方向太杂了,若是能完全发挥出这兵阵图的所有威力,那当然是极是厉害,但是谁又肯为一件趁手的法器去兼修这么多方面?更何况,很多人受天赋资质所限,也未必能修学得会。

    仙门百艺贵精不贵多,这已经是修仙界传承多年的老理了。

    然而张烈机缘巧合之下,却在这领域方向上,都有较深的造诣,这样全面发展的坏处在于会降低修为进度,降低未来筑基的成功几率,毕竟人的精力有限,而好处却是高屋建瓴,提升炼气升筑基的质量,毕竟张烈目前这种程度的全方面修为,许多积年的筑基仙师都达到了,二阶的炼丹,一阶的阵法,一阶的神识,二阶的剑术,这种技艺水准放在筑基仙师当中很平常,甚至都有些垫底,但放在一名炼气境的修士身上就显得有些可怕了。

    如漩涡般席卷的兵阵图内,张烈高踏竹林之间、周身排开幻术暴雨,他双手十指指尖连绵着十条青绿色的光芒丝线,伴随着其向上一扬,于竹林当中奔跑出大量的蓑衣人剑士,嘶吼着汹涌杀出,围攻向温至仁与温至信两兄弟。

    槐魂木诀·牵机傀儡术。

    对于经过鲲鹏真血双灵共生强化过的张烈来说,炼气境的水木系法术都实在太过简单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多?”

    温至信一边挥刀,一边嘶吼着不敢置信,对于四周的灵竹剑傀儡,他们当然是熟悉的,但是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

    四面八方,真幻交杂,给人以一种巨大的心理压力,那风雨如幕般的背景,令虚空当中似乎有鬼物头颅在飞旋嘶吼:“还我命来!”

    “啊啊啊啊……,幻术都是幻术!”

    “老四,你冷静,冷静一下!”唯一还保持着相对冷静的温至仁,眼睁睁看着自己四弟嘶吼着不可能,这些都是幻术,然后被四周的乱剑斩杀分尸了。

    然而即便是到了这种绝境,温至仁居然依然丝毫不乱,他驾驭萦绕周身的如龙刀芒,轰然撞击开那些蓑衣竹剑客,来到老四温至信的身边一把将他身上的储物袋抄起,放入怀中,这说明他居然还有逃脱升天的自信,全身而退的野心。

    见此,张烈微微得扬眉,隐身于竹影当中,双手却虚空挥舞得越发快了。那些蓑衣竹剑客虽然仅仅只能近身使剑,但在张烈的槐魂木诀·牵机之术的操控下,其剑术施展得越来越恢宏暴烈,杀伤破坏巨大。

    控制傀儡还使用精妙的剑术?

    张烈没有那样的强迫症,当然是越简捷凌厉就越好。这并不是一个人操纵一两具傀儡,而是一人控百机,足够强大娴熟的话,只是这样一名修士就可以直接屠灭一支朝廷大军,一人破城,一人灭国。

    右手五指接连舞动,左手向一侧一甩,微微拉拽,下一刻,疯狂围绕在温至仁四周进攻的蓑衣竹剑客全部弹散开来了,然而温至仁下一刻便发现,自己面前的远处,有一群蓑衣竹傀儡同时高高举起手中的灯笼,灵火交织,下一刻,轰隆隆,一道深红到隐现金色的爆裂火球,犹如巨炮般轰击过来了。

    这并不是张烈本身的法术,而是兵阵图当中的法器自带法术:金刚炎爆,简捷粗暴并且威力绝伦。这记法术的复杂之处,基本上都被灵灯竹傀儡给分摊了,而法力之消耗,则可以通过在傀儡当中装入灵石解决,某种意义上讲,这种战法快无懈可击了。

    轰。

    轰隆隆隆。

    金刚炎爆,一阶上级火炎系法术了。大多数炼气期修士突然挨这一下,即便不死也重伤。

    然而当火炎烟气消散之时,出现在那里的,却是一面巨大的黑灰色厚实圆盾,圆盾倾斜铲入泥土当中,其上灵光浑厚,宝光盎然。

    (极品防御法器?)

    就在张烈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之时,盾后的老者蓦然抬头了,那目露凶光的双瞳,正注视向张烈所在方向。

    若是张烈的神识修为完全压过他,自然可以压到他死为止,但是大家都是炼气九层境界,张烈虽然两世为人神识叠加外加修炼养神诀,然而温至仁作为温家四老之首,修炼的年月比张烈两世为人加起来的年月都长,再加上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身价丰厚,不吝丹药,哪怕没有养神诀,他的神识修为也达到了炼气十层左右,比张烈还仅仅高出一些,此时此刻坚守至今,终于扫描到对手位置了。

    然而出乎张烈预料的是,温至仁在发现张烈身形之后,并未飞扑上来,进行搏杀,而是扬手间打出一枚漆黑色的物品。

    (那是?)

    张烈眼神一凝,隐隐感到危险,修炼小成的清灵法目运作,蓝光一闪间将张烈的视力,动态视力、破幻施幻能力均小幅提升,下一刻,张烈的目光就捕捉到了,那是一颗黑漆漆的蓝黑色丸子。

    (操,天雷子!)

    (……不是说这玩意挺罕见的吗?)脚下剑光一闪,张烈整个人瞬间远遁斜飞出去了。如果之前不是见三叔张正礼用过这玩意,今天自己可能就会吃个闷亏。

    天雷子是修士集雷霆之力凝聚制造的,天然大威力还附带破盾效果,炼气境修士用得好了,暗算筑基境修士都有得手的可能,当然,由于双方的神识修为差异巨大,正常情况下只有后者成功暗算前者的份,前者很少有能成功暗算后者的。

    轰……

    张烈虽然闪得很快,但是天雷子一爆,虚空雷球撕开裂地,整个幻术世界顿时就崩塌了。

    …………

    虚空一闪,伴随着一道血色刀光,一名老者疾速飞遁而出,四面看也不看的远遁而去。

    虚空当中画卷旋转,下一刻落到张烈的手中。张烈以神识扫描检查一下,发现兵阵图并没有什么损坏,只是受到一些冲击震荡,回去稍稍炼化一下也就好了。

    一阶顶级的法器甚至可以与二阶灵器拼个你死我活,压制二阶大多数筑基法器,当然不会被轻易损毁,这图卷张烈若不是入手时间太短,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去祭炼,那枚天雷子甚至都破开幻术。

    当然,幻术终究是幻术,在张烈刚刚与温至仁与温至信两兄弟的战斗中,温至义被波及进去了,也不知道是被谁的攻击打到,现在半边身躯都被打碎,已经死得不能死了。另一边的温至礼现在似乎已是压下体内剧毒,只是被攻击余波扫断双腿,正在以双手入远处爬去,求生欲望相当的强烈。

    张烈剑诀一扫,白剑七夕碾压而过,直接就将其双臂碾成肉酱,但另一个方面张烈却又向对方投去了一枚解毒丸,下一刻他才踏上飞剑,继续追杀那温家老大温至仁。

    除恶务尽,更何况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既然因为缺钱,钓鱼执法选择黑吃黑了,这四兄弟张烈就一个都不打算放过,虽然将此事上禀宗门后,凭一个炼气境修士能够逃脱宗门制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张烈连隐藏的仇敌都不想有,最好全部杀光,连宗门都不知此事为最佳。

    刚刚的一切经过,张烈都录了一部分进影音石中,再加上二十岁真传弟子vs六十岁外门弟子这个身份地位差距,有这部分影音石作为证据就已经足够了。当然,宗门查到了这件事,张烈才会把影音石拿出来,宗门若是未曾查到的话,这颗影音石就永远用于压箱底了。

    血遁术,燃烧精血以爆发潜能逃命,这是修仙世界流传极广的经典法术,修学简单上手容易,并且真的可以用来保住性命。一名炼气境修士燃烧精血后的血遁速度,甚至可以隐隐超过筑基境修士,当然是血遁加极品飞遁类法器的前提下。

    温至仁驾驭使用的飞灵刀是一阶上品法器,他倒不是用不起极品的,只是不敢露白,四名外门弟子使用四件上品法器就已经扎眼了,四个人都使用极器法器,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其它人,我们有问题?

    这温家四老是在各域宗门内流窜的邪道修士,因为像千竹山教地下矿脉区域招收散修作为杂役外门弟子的地方,基本各大修仙门派都有,大多数情况下入门要求也并不严格,这四兄弟就钻了这个空子,满天下的加入,干个一年半载几票买卖之后就迅速离开该门派,遁逃它州。

    由于修士闭关都会动辄数月,数年,再加上温家四老足够谨慎、小心、残毒,因此居然让他们逍遥了大半辈子,直到这次碰到张烈,被这家伙敏锐无比的把握住了不对,果断借酒袭杀一个不留。

    (二弟、三弟、四弟,大哥以后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驾驭着刀光疾遁,温至仁的牙都咬出血了。

    虽然在逃的时候,他连看都未多看自己二弟三弟一眼,但是毕竟是一辈子的兄弟了,再如何铁石心肠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办法不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温至仁突然感受到在自己的身后,有一股凌厉锐气,挟带着一股急速扑杀而至。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快?”

    在张烈这种追杀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使用血遁术的,然而即便不使用血遁术,张烈御剑的力速还是达到了筑基初期的程度地步。

    剑光一闪,便是横跨大段距离。

    同时,张烈冰冷冷的话语之声,也不断传递入温至仁的耳内:“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下毒,就无法杀光你们吧?我只是有宗门任务在身,不想因为杀光你们而消耗太多法力,现在老老实实的弃刀废功,把你们积累的财物都给我交出来,然后我保你后半生还能在凡间做个安乐富家翁。”

    “若是敢说半个不字,杀光你们,我连你们留在凡间的亲族,也尽数斩尽诛绝!”

    刚刚温至仁有些减少自损,因此未将血遁术的全部威力爆发,毕竟他年事已高,寿元无多了,此时此刻温至仁虽然爆发全力,又比张烈快一些了,但是张烈还是远远得吊得住,这样拖下去,用不了多久温至仁就要精血燃尽而亡。

    毕竟是纵横一生的邪修了,温至仁在察觉到这一点后,迅速降下遁光不飞了,他落地抄刀,然后以手掌按住自己的储物乾坤袋,伴随着真息劲力一吐,本身就价值不菲的储物乾坤袋直接就迅速燃烧化为飞灰,在他还想向另一个储物乾坤袋下手时,张烈的剑光已然犹如天罚般落下了。

    “哼,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嗡!

    伴随着灵剑惊鸣,白剑七夕蓦然化为七道剑光于四面八方各个角度席卷向温至仁的周身要害。

    而同样跟随在张烈身边的黑剑惊芒,在主人的身侧处一闪而没,犹如一条拥有着灵性的毒蛇般,随时准备着噬杀而出。这样的剑意存在,甚至比白剑七夕的精妙变化,大气磅礴,还要来得更具威胁性。

    黑白双剑,明暗夹攻,正奇相辅,双剑成阵,带来的战斗力提升何止是一倍两倍而已。

    “啊啊!歹毒小辈,你是杀不死我的。”

    疯狂挥刀,纵横劈斩,刀气爆发迸射,这一刻恐怕是温至仁一生战力的最极限境界了。

    左手持盾,右手持刀,他甚至接连挡下了白剑七夕的七道剑气,部分挡下了黑剑惊芒的透腹一击,虽然依然为剑气所伤,然而在这一刻,温至仁才发现那个张烈,他背负双手于半空中疾落的身形并没有丝毫的停滞,双方距离在迅速得不断拉近着。

    也就是在这一刻,温至仁方才发现对方的周身,始终萦绕着一股风劲。错身而过,殷红鲜血抛洒长空,温至仁挡下了张烈攻出的所有剑击,但却在双方错身而过的瞬间,被张烈以手爪拧断了脖子。

    “这……怎么…可能!”扑通一声沉闷声响,纵横一生的邪修温至仁,重重砸落在地面上,生机断绝。

    “因为我的必杀之剑,就是我的自己。”言罢,挥一挥衣袖,黑白双剑迅速缩小,飞回张烈的道袍衣袖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