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隐动仙魔 > 第九十六回
繁體切換
    第九十六回

    自从蒙面战士扬言要称霸江湖,一统修仙界,扫荡诸多门派之后,却在万灭神殿一战中,败得惨不忍睹,就连自己的所有手下士兵,也都死的死,逃的逃,可谓是众叛亲离,这下成了孤家寡人了,如果再要想攻打任何一个门派,恐怕都只能靠自己单枪匹马一个人了。

    蒙面战士及其党羽的陨落,此事闹得很大,很快传遍了整个东胜神州。传言蒙面战士被教主击败打跑以后,向东逃往到了吴国空灵湖一带躲避,此时的蒙面战士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恐怕再也不会有任何帮派敢收留或者拯救他,更不会再有小门派会主动投靠或者被蒙面战士收编了。

    自从万灭神殿教主和控兽谷的谷主痴念生重返中原以后,整个修仙界把蒙面战士视作公敌,更没有哪个门派或者修仙人士愿意蒙面战士还在世上逍遥法外。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甚至蒙面战士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包括行踪,都有人广为散播,于是乎,蒙面战士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蜀山一带。

    零毛叟与介隐正好在蜀山脚下短暂逗留了数日,也可当作是从南瞻部洲返回来的休整。

    只见,零毛叟和介隐二人正在一个店面不是很大的酒馆喝酒消遣,二人谈天说地,正喝的来劲,突然,隔壁桌的几个看样子江湖打扮的人士,也在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畅所欲言道:“哥几个,听说了吗,那个被万灭神殿门派打败的蒙面战士去了吴国的空灵湖一带,不知道哪个门派又要倒霉了!”同桌的一个肥胖男子说道:“管他什么蒙面不蒙面的,要是敢到我山庄闹事,定给他来个有去无回,哈哈哈,来来来,咱们干一碗。”

    他们的畅所欲言全被介隐和零毛叟听到了,零毛叟心想不好,蜀山恰好是我的地盘,于是说道:“介贤侄,我恐怕不能在与你推杯换盏了,听到没,蒙面战士去了蜀山,我必须回去一趟,”介隐说:“好,需不需要我帮忙?”零毛叟又说:“哈哈哈,现在的蒙面战士恐怕不是我的对手,贤侄大可放心。”随后零毛叟为了确保空灵湖无恙,只好暂时和介隐分别,零毛叟不能让自己的门派再被蒙面战士碾压、残害。

    先前在与万灭神殿聚众决裂那时候,得到信使消息的痴念生,率领司徒蒙、黄靴等诸多人马,快速赶回控兽谷后。当时,他眼前的场面令痴念生目瞪口呆,硕大的门派竟然空空荡荡,只有几个童子门人和病残老人留守,还有许多建筑被蒙面战士攻打后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痴念生立刻派人收拾残局,该收拾的收拾,该修理的修理,上上下下打扫干净。没过一会儿,有人来到痴念生跟前禀报:“谷主,我在咱们的密室看到几个生面孔,被关押,而且都是女流之辈。”痴念生感到很是吃惊,立刻赶往密室。

    被关押的鹊仙岛门人括黎仙姑和郭玲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立刻警觉了起来,因为她们不知道是蒙面仇人还是别人。痴念生很快见到了这两个生面孔,直接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被关在这里,我是这里的谷主。”黎仙姑听到他说是谷主,心想这次可能有救了,于是赶紧回答这个谷主的话说:“我们是鹊仙岛的人,鹊仙岛被蒙面战士灭了门,我们是被蒙面关在这里的。”

    听后的痴念生开始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想虽然跟鹊仙岛关系不算好,但是也不是敌人,更何况鹊仙岛已经没了,很值得同情,于是,痴念生立刻派人解救出黎仙姑、郭玲等人带去稍作休息并切热情招待、款待了她们这些女高手,为她们接风洗尘。

    过了一日,吃饱喝足的黎仙姑和郭玲,恢复了在鹊仙岛时的庄严且严肃的衣装,来到控兽谷谷主痴念生的大殿,以表救命之恩。而在谈话中,痴念生的字字句句都显露出要拉拢她们加入成为控兽谷的附属,得到控兽谷宽广的臂膀下遮风挡雨。

    黎仙姑与郭玲简单思考了下,二话没说,当即顺势答应。目前的时局,鹊仙岛已经被灭门,她们已经失去了能跟人谈条件、摆架子的筹码,唯有看人眼色行事,做墙头草,随风倒。也只有这样,才能替死去的师傅,和门派报仇雪恨。

    另一边的阿谜,也可以说是石矶娘娘,在南瞻部州飞舞了数日后,每天都好人一会儿坏人一会儿的,做出了很多令当地人反感的事,生吃活鸡,打人,杀人。有的事情甚至意识清醒后的阿谜都不相信是自己做的,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已经成了当地人心中的恶魔杀手。

    但还是出于躯壳深处阿谜思想的不断困扰,石矶娘娘不得不在灵魂意识的驱使下,重返东胜神州,急需寻找介隐。在阿谜心中,对介隐小哥哥的牵挂与喜欢,已经到达了不能自拔、撕心裂肺、牵肠挂肚的程度。于是,阿谜乘着自己意识非常清醒的状态下,心想南瞻部州久寻未果,猜测介隐很可能已经返回东胜神州了。阿谜决定马上离开这里,不能在继续每天这里坐着自己不能控制的坏事,赶紧找到介隐哥哥来帮助自己。

    再把目光回到万灭神殿那边,唐东拓、小园、梦溪三人,自从跟随教主重新回到万灭神殿之后,三角恋的复杂情感在安逸舒适的房间内又再度展开。小园和梦溪由于在万灭神殿除了唐东拓没有什么熟人,而唐东拓每天都被教主吩咐着各种差事,自然没有时间和这两个女孩子玩耍。

    但是唐东拓只要一闲下来就去找到小园和梦溪,小园认为只要能陪在唐东拓身边就知足了,甚至连自己的家控兽谷都不想回去,梦溪自然不是这样,只要一见到唐东拓,就会提起去鹊仙岛救母亲的事,虽然梦溪是自己的亲妹妹已成定局,但是唐东拓心里边还是不愿意相信,其实,唐东拓也再暗中去打探鹊仙岛的消息了,只不过派出去的亲信使者还没有回来禀报消息。

    小园和梦溪之间,不需要争风吃醋,因为梦溪是唐东拓亲妹子的事实无法改变。正因为这样,小园和梦溪的关系好像亲姐们一样,每天两个人形影不离,唐东拓根本没有机会单独和其中一个独处的机会,最尴尬的就是唐东拓了,可在唐东拓心中,对于小园的爱慕,以及对于梦溪久远且深沉的敢情,都是无法割舍的。

    眼下,对于唐东拓来说,既然已经回到了东胜神州大陆,最要紧的便是去搭救母亲黎仙姑,可根据亲信使者情报,鹊仙岛数月以前已经灭亡,母亲身在何处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令他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对于这样的消息不知道梦溪能不能承受的住,还是先不和梦溪说,等到合适的机会在说清楚。

    已经知道鹊仙岛被灭门消息的唐东拓,还是来到了小园和梦溪的房间,正好二人正在屋里面叽叽喳喳的嘻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高兴的事,唐东拓在门外徘徊了很久,调整了一下心态和面部表情,“铛铛铛”,屋内的小园听到敲门声,飞速去开门,因为她知道肯定是东拓哥哥,随着门打开,小园直接抱住了唐东拓,看上去好像小园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唐东拓一样,一边的梦溪看到这个情景,并没有什么异样,说:“哥哥,打探到母亲的消息了吗?”唐东拓脱开小园,进到屋内,三人坐下,唐东拓说:“啊,我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使者,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没有回来,妹妹,放心,我一有消息就来告诉你。”唐东拓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众教徒的骂喊声和杂乱的争吵声,屋内的唐东拓三人立即推门而出,观望聆听,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唐东拓赶忙叫过来一个小卒过来问话,小卒慌慌张张的说:“不好了,出事了,有人偷袭我们万灭神殿,劫走了囚徒重犯灭镖堂堂主。”唐东拓听完后,大惊失色,速速去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来侵犯万灭神殿抢人。

    搞了半天,得知原来是灭镖堂堂主越狱逃跑,劫狱的人竟然是失踪了大半年的范长老!并且,此二人居然会联合起来,偷袭击杀万灭神殿同门!事发紧急,教主暂时还不知道。

    (预知后事如何,下回将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