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穿成气运之子的死对头 > 第13章 陪你演一场独角戏
繁體切換

第13章 陪你演一场独角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鲸九笙     书名:穿成气运之子的死对头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牧慈在屋里,此刻丝毫不知外面已经翻天了。

    太医们见顾行之出来后,并又一次把人团团围住,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他已经痊愈,众人面面相觑,当时他有多严重,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怎么可能牧慈才进去不到一炷香的时辰就痊愈了,这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

    处在震惊中的除了太医,还有牧砚之。

    他养育了牧慈十多年,她会医术自己又岂会不知,此刻听着众人议论,心里复杂极了。

    顾行之看着眼前这群人,怀疑的、议论的、没有一个是肯定牧慈能力的,不由得撇了撇嘴,伸手拍了拍桌子,“行了,行了,别再检查了,小爷我现在身体棒棒哒,吃麻麻香,还能揍人,这一切全亏了我家阿慈,她简直就是神医,你们也别哭丧着脸了,承认别人优秀很难吗?这样下去,活不长的。”

    众人只感觉喉咙微腥,顾行之这个小兔崽子,嘴一如既往的毒,可奈何拿人家没办法。

    他洋洋洒洒说着牧慈的好,只感觉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抬头看去,只见沈肆年看了自己一眼就离开了。

    “我没得罪这个大块头吧!”顾行之喃喃自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莫名其妙。

    沈肆年去了牧慈的屋子。

    看着她桌前一大堆金银珠宝,眸光暗了暗,“很喜欢?”

    牧慈点了点头,气运谁不喜欢?可以保命还可以飞升!

    沈肆年在一旁坐了下来,眼神若有似无的好几次瞟到她诱人的红唇上。

    她每次救自己,都那般调戏,那今日……

    风轻轻吹了进来,让他回过神来,才惊觉自己差点就问了出来。

    亲不亲,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现如今两人只是合作的关系而已。

    牧慈看着他进来后一言不发,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问,此刻,她需要证实自己的想法,手随意一挥,东西尽数消失了,随后,起身就要离开。

    “你去哪?”沈肆年叫住她。

    “我去找顾行之!”

    看着消失的背影,他的胸口更闷了。

    牧慈一出去,立马就被人围了起来,叽叽喳喳全是问她如何医治顾行之的。

    “姐姐,原来你还会医术啊。”嘈杂的声音里响起牧菀菀的声音。

    众人静了下来,看向她。

    牧菀菀脸色苍白,在婢女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姐姐,原来你一直会医术啊,还这么好,竟然连小侯爷都救治好了,求你治一治母亲的心疾吧。”

    “只要你答应救治好母亲,我可以回乡下去,这丞相府嫡女的位置让给你!”说罢,直接跪了下来,肩一耸耸的,传来细微的抽泣声,盈盈一握的腰肢,在风中摇摇欲坠,可怜又让人心疼。

    娇弱的小白莲,总是能激起人的保护欲同情心。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她的目光更加不善起来。

    “姐姐,你一定可以的对不对,母亲对你视如己出,你这些年必定默默地暗中为母亲救治了对不对。”

    短短几句话,可包含的信息却大了去了。

    在场的众人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牧菀菀为了救母亲,自愿放弃相府嫡女的身份。

    牧慈一直会医术且医术高超,但相府夫人心疾多年,她却从未救治。

    众人看向她的眼神更加鄙夷和不屑。

    “牧慈,你这个冷血无情的人,你简直就没有心,你虽不是亲生的,但相府养育你十多年,一直以来你饱受宠爱,可你会医术,却不救治自己的母亲。”

    “是啊,相府这些年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现在还想回相府,你真是要不要脸,贱不贱。”

    “这嫡女的位置原本就是菀菀的,你还想抢了去,我劝你赶快去救治好夫人,然后自刎谢罪,活着都让人恶心……”以柳雨鸢开头,嘲讽奚落声此起彼伏,犹如利剑,全部插向她。

    “你才让人恶心呢,我看着你的脸丑得人神公愤,心黑得像只黑蜘蛛,一看到你小爷我就吃不下饭。”

    “阿慈会不会医术、救不救人关你们屁事,你们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况且,你是不是没脑子,心疾是什么?麻烦你用脑子想一想,是这么容易就能治好的吗?是这么快就能有效果的吗?”

    “还有,丞相府嫡女很了不起吗?只要阿慈想要,别说是嫡女了,就是王妃都成……”

    沈肆年脸色阴沉,走上前来,把她护在身后。两人挡在她身前,袒护之意尤为明显。

    牧慈抽了抽嘴角,啊喂,她真的没有这么弱好不好╯^╰

    沈肆年刚要说话,牧慈拉了拉他的小手,把人往后一带。

    一直看着她的柳雨鸢气得差点吐了一口血,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顾行之就算了,还扒拉着闫王不放。

    “我是会医术啊!”

    “你承认你冷血无情不救人了!”她话刚说完,柳雨鸢立马开口,一脸得意又挑衅的看着她。

    就冲她这么冷血,闵王必定厌恶她。

    “可你怎知我没救?”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救,若是你救了,怎么这么多年迟迟不好?”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牧慈只觉得眼睛痛,看趴在她身上的黑蜘蛛都比她顺眼。

    牧慈没有理会她,视线看向不远处的牧砚之,“你说呢,丞相大人!”

    所有人把视线看向牧砚之。

    他脸色不好,看着地上衣着单薄的女儿,很是心疼,走上前去,把人扶了起来。

    “她的确给内人开过药!”

    他叹了一口气,看向牧慈的内心复杂。

    赵氏患有心疾许多年,牧慈总是给她熬药,可她们没有一个人放在心上,只当她是胡闹,有时连药都不曾喝,谁知,她是真有几分本事。

    牧慈知晓他的心思,嘲讽的嗤笑了一声,原主自然不会医术,可她听闻母亲有心疾并暗中收寻了许多医方,更是亲自熬药。

    “爹爹?”

    牧菀菀有点懵,不敢置信。

    她根本不相信牧慈会医术,尽管顾行之好了,她也以为是两人合伙欺骗了大家,或者她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所以今日才有了这一出,她要让牧慈背负无情冷血不孝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