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七十五章 什么只出不进?
繁體切換

第七十五章 什么只出不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浮云奔浪     书名: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合伙人这事,咱得考虑考虑。一来你那边的域外天魔不太好杀。二来就算要合并过来,也得保证两界融合时,不至于伤到里面的生灵。”

    “嗯,妾身的顾虑同样在于这点。”

    其他什么忙多忙少,那都是虚的。就算谢云书爱偷懒,她幽莲都执掌幻瞑座千万年了,怎么可能突然就撂担子不干?

    不过,幽莲想了想还是很认真地对谢云书说:“另外,妾身建议你接受对方的条件,也是为之后的事做基础。反正你想兼容并蓄,多做一些尝试总是对的。”

    “种族大融合,先拿两个神子当实验品是吧?”

    谢云书感觉有点荒唐,说:“目前壶中界里的人口,连两千都不到,想这些都太早了。”

    “就是因为人少,才容易跟九野融合。”

    幽莲成竹在胸道:“那样一来,两边世界碰撞的时候,我们便只须顾及一侧。壶中界区区千人的规模,很轻松就能庇护周全。而且繁世之人,在人妖共存这一点上,还是做得挺好的,并不需要你重新指导。”

    “这你说得倒是很有道理。”

    既然大家都倾向于接受,谢云书也没必要死杠:“那两个神子,就有劳森罗你照顾。”

    “嗯嗯,我一定遵守女神和您的吩咐,将他们养的白白胖胖的。”

    “……”

    这个保证,谢云书就当没听见,反正他自己对养神子兴趣不太大。还是他两个一会儿乖,一会儿皮的亲闺女有意思。

    但等谢云书回了魁予天魔女,隔天去了天魔国之后,才发现这两个所谓的神子,居然已经有八九岁的样貌了,并没有比白茉晴小到哪里去。

    说来,天魔国的衣服着装风格还挺统一的。都是暗红的内衬,黑底白边的战袍。两个明眸皓齿的小孩子同样如此,只不过并非戎装在身,倒像是贵族家的小孩儿,面容、气质都极为出挑。男孩儿俊朗,女孩儿清秀,看起来就很讨人喜欢。

    而一向神色冷肃的魁予天魔女,唯独在对待两个神子的时候,眼波中才会流露少许柔和,挨个给谢云书介绍道:“他是星逸,她是映月。距离本座将他们带来魔界,已有千年之久。”

    “千年……”

    认认真真打量了片刻,谢云书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但当着两个小孩子的面,谢云书又不太方便直说。等到魁予天魔女先将两个神子带下去玩耍,谢云书才开口问询:“你们神族千多年来,心智都没有成长的吗?”

    “……”

    魁予天魔女沉默了一会儿,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神子的成长异常缓慢。这就是神界之所以深恶痛绝神族私相授受,更对神子管束极为严酷的原因之一。”

    “看来他们管的没错。”

    那敢情是跟貔貅一样?

    十岁之前,小孩调皮,还能叫讨喜。二十岁长不大的孩子,估计父母都要着急了。如果千年了都是巨婴,不管看起来有多懂事,那确实都挺完蛋的。

    谢云书郑重地说道:“就算没觉醒神元,女娲神族依然是正常生长,十几年就能长大,心智完全成熟。如果神子牺牲了两个神族,结果千多年神界只出不进,是我我也接受不了。”

    “你——”

    魁予天魔女无端一笑,大气从容地应道:“本座原本以为,你身为人族,又为人父亲,在这一点上会与本座观点一致。”

    “那你就错了。”

    谢云书不敢苟同:“就是身为人族,我们才会在生孩子之前,提前考虑清楚有了小孩的后果。养不起、有不可跨越的障碍,那就绝对不养,否则都是对自己与孩子的不负责任。你们神族一直向世人宣示,作为人族的表率,理当遵守规章。在事关种族延续的议题上,怎么这点自制力都没有?”

    “天魔女大人与你只是交易,并非要听你多管闲事!”

    身为魁予天魔女的左膀右臂,与神将战夔默默相许、每天都抱着琵琶的幽涟,听着谢云书的话就感觉极为刺耳,好像谢云书在喷神族谈恋爱就罪无可赦似的,近年早已沉稳的个性都有些故态复萌,忍不住反驳道:“你自己与女娲神族成亲诞子,居然指摘我们?!”

    “所以,我提前处理了忆如的早衰之症,但你们没有啊。”

    谢云书道:“不过你说的对,那是你们神族的家事,跟我没什么关系。那么,可能使用凶魄咒那个神的名字呢?”

    “敖胥。”

    魁予天魔女眼神制止了幽涟多言,干净利落地给出了答复:“他乃刑部长老,掌管神界天狱,其中不乏关押着的凶兽。为防凶兽作乱,他对这些术法可谓了如指掌。”

    “敖胥,似乎上次去神界的时候有听说过?”

    “你果真去过神界?”

    “自然,敖胥与神界刑罚有关的话……”

    谢云书豁然开朗,总算明白幽涟刚刚为什么很讨厌他站在神界那边考量:“看样子,天魔女当初叛逃,也和这位神族长老很有些牵扯?”

    “……”

    魁予天魔女不言不答。战夔却很敦厚地如实说道:“不错。当初敖胥曾阻拦天魔女叛逃。但当初追随天魔女的新神族不少,吾等总算突破重重阻碍,来到魔界。”

    “喔,我清楚了。”

    谢云书道:“我听水碧讲,你是新神族首座。敖胥能够负责追缉你,那他定然是上古神族。再加上长老身份,想必他在神界的帮手,恐怕不止一个两个吧?”

    “自本座叛逃以后,想来更使敖胥一系痛恨欲狂。”

    “但你并不在意?”

    谢云书打心底觉得,魁予天魔女有些太忽略了神界内部的态度变化:“你不会认为,你这种叛逃的行为,在那些保守派的眼里,就不值得大动肝火,甚至情有可原?”

    “本座当然理解,这样做会导致神界上下,皆视本座为叛徒。”

    魁予天魔女道:“但既已为天魔,本座便有了不再返回神界的觉悟。而今本座不再是魁予天女,前尘种种皆已翻篇,与神界已无瓜葛。”

    “有你想得那么容易么?”

    虽说魁予天魔女很有抛弃前尘的决绝,但她这么搞也等于把九天玄女那一系给得罪了,连帮她说话的立场都没有。谢云书不以为然道。

    “你带了一群新神族叛逃,等于挖了神界的墙角。你干这件事的时候,天帝已经闭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