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动漫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Ch-cH-Ch-ShAgG-ShAgGotH
繁體切換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Ch-cH-Ch-ShAgG-ShAgGotH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微叶梧桐     书名:四重分裂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游戏时间Am08:03

    学园都市中环区,【丹奴军事学院】主楼,6F,某教室

    “对不起!”

    伴随着一声轻呼,因为刚刚那段‘短跑’而上气不接下气的特蕾莎·塔罗沙一头撞了进来,跪坐在地上灰头土脸地对屋内已经恭候多时的两人歉然道:“福斯特前辈、莲前辈,我迟到了!”

    苦笑不已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并未对特蕾莎两秒钟前那宛若飞扑般的进门方式做出评价,毕竟大家好歹也认识四年了,着实不至于因为这种‘日常’而表现得大惊小怪。

    “晚了三分钟而已,没关系的。”

    倚在窗边的莲走上前将少女拉起,一边俯身为她拍打着裙摆上的尘土,一边笑盈盈地问道:“看到黑梵牧师了吗?”

    特蕾莎顿时打了个激灵,不过她并没有问莲为什么会猜到自己迟到的理由,毕竟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这个时间才赶过来的原因着实是有点少,再加上为了不被那些单方面的‘熟人’认出来而特意改变的发型,这根本就不是一件需要猜测的事。

    至少对于教室内这两位熟知事情来龙去脉的人来说,简直不要太好懂。

    “那瓶【复方水剂】的质量相当不错,药效可以维持大概八个小时左右,足够让你用我的身份打完三十二进十六了。”

    罕见地身着一袭便装,坐在讲台后的福斯特·沃德并没有将视线投向特蕾莎,只是一边随手翻看着执法队那边送来的资料,一边平静地说道:“正如我们之前所约定的,特蕾莎,我会想办法让你和黑梵牧师被分到一起,而你则必须在比赛中相对自然的输给他,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特蕾莎紧张地点了点头,大声道:“好的,前辈!”

    “无需控制过程、无需在意舆论,也不用担心给我添麻烦,只要你没输的太突兀,其它的细节全都可以无视。”

    福斯特站起身来,将资料放到一边后缓步走到了特蕾莎面前,莞尔道:“当然,如果你在比赛过程中得出了‘黑梵牧师并没有福斯特强’的结论,那我可以允许你赢下来。”

    特蕾莎没说话,只是有些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而这个看似颇为伤人的反应并没有打击到福斯特,毕竟对于后者来说,所谓的‘指挥技艺’除了能够让自己顺利毕业外根本毫无意义,并不在自己的人生规划中。

    而那位黑梵牧师,既然能够同时得到拉莫洛克的认可与特蕾莎的青睐,比自己强实在是太正常了。

    “在药剂失去效果前,莲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鉴于我们平时的相处时间还算长,这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嗯,就先说这么多。”

    说完这句话后,福斯特便转头对莲微微颔首,面色稍显沉重地说道:“来吧。”

    “呵呵,没必要摆出这么一副严肃的样子吧。”

    莲掩嘴轻笑了一声,随即便与福斯特擦肩而过,挽住了特蕾莎的手臂,微笑着向后者问道:“第一口已经喝过了吧?”

    “嗯嗯,起床之后就已经喝了。”

    特蕾莎超级乖巧地点了点头。

    “莲……”

    福斯特有些无奈地推了推眼镜,转头催促道:“快一点?”

    莲转头看了一眼显得有些紧张的福斯特,好奇道:“什么快一点?”

    “头发。”

    福斯特深吸了一口气,皱眉道:“需要用我的头发当媒介,你不是知道吗,而且必须是刚拔下来半小时之内的?”

    “已经拿到啦~”

    莲莞尔一笑,像旁边这个总会莫名其妙紧张自己发量的家伙扬了扬手,展示着那根被她捏在指间的银白色发丝,忍俊不禁:“你只有在这种时候会显得特别可爱呢。”

    福斯特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喃喃道:“我一个爷爷很年轻的时候就秃了,我担心这毛病会遗传……”

    “那您父亲的发量?”

    “隔代遗传也是有可能的。”

    福斯特谨慎地捋了捋自己的背头,然后便站起身来走向门口,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抓紧时间,我在门口守着,十分钟应该足够了吧?”

    似乎对【复方水剂】这种东西十分了解的莲笑了笑:“足够的。”

    而颤颤巍巍掏出了那瓶药剂的特蕾莎则明显有些紧张,俨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

    十分钟后

    掐好了时间的福斯特轻轻叩了叩门,听到莲那声温婉的‘进来’后轻轻舒了口气,重新走进了教室。

    果然,刚刚那个小巧漂亮的纤弱少女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身材高大、相貌俊朗、梳着背头、戴着无框眼镜、身穿学院制服的暗精灵男子,除了看上去不太冷静之外,可以说是与福斯特·沃德完全一致。

    而莲则是笑吟吟地站在‘福斯特’身后不到半米的位置,看向后者的目光颇为宠溺。

    【嗯——】

    大概有那么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福斯特突然产生了某种过去从未有过的情绪,那就是让这个能让莲自然而然站在身后、安静注视着其一举一动的男人消失。

    当然,这股轻易被福斯特本人判定为‘嫉妒’的情绪只过了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很完美。”

    他走到面前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脸上带着含蓄微笑的‘福斯特’面前,为对方整理了一下衣领,颔首道:“今天的福斯特·沃德并没有什么要紧工作,联赛方面事物早就已经处理完了,执法队那边应该也不会有人找过来,所以……安静地呆在你该在的地方,少说话,就算有什么突发情况出现,莲也会帮助你的。”

    勉强适应了自己新形象的特蕾莎用力点了点头,乖巧地回答道:“好的,福斯特前辈。”

    “哈哈……”

    福斯特哑然失笑,摇头道:“这样跟‘自己’面对面说话,总觉得怪怪的。”

    站在特蕾莎身边的莲则是露出了一个恬淡的微笑,莞尔道:“多可爱呀。”

    “你冷静一点。”

    福斯特苦笑着瞥了一眼莲,提醒道:“你今天的任务很重。”

    莲很是自然地挽住了特蕾莎的手臂,将头靠在后者的肩膀上,笑吟吟地说道:“别担心,这些年来天天跟在你身边我都习惯了,帮小特蕾莎防范一些麻烦还是做得到的,更何况大家的注意力多半都在比赛上,不会有谁闲着没事来找你这个执法队队长麻烦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

    福斯特摇了摇头,正色道:“你应该记得特蕾莎今天是假扮成谁参赛吧?”

    莲眨了眨眼,随即非常大胆地在身边这位‘福斯特’的脸颊上捏了一下,轻快地笑道:“这还用问吗?”

    “嗯,看来你确实是记得的。”

    福斯特微微颔首,随即继续问道:“那么,那个假扮成福斯特·沃德参赛的人其实是谁呢?”

    莲并没有回答,而是有些不解地反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我想说的很简单,那就是对你来说,最艰难的事并非以‘莲’的身份帮‘福斯特’骗过别人,而是……”

    福斯特唰地一声打开了折扇(上面写着:烧卡路里),轻声道:“给假扮成种子选手福斯特的特蕾莎·塔罗沙当参谋。”

    话音刚落,莲那张总是带着恬淡微笑的俏脸唰地就白了。

    就跟特蕾莎听见莲要抓她做软体操时一样一样的。

    “呵呵~”

    福斯特温和地笑了笑,随即便溜达到讲台后,重新翻开了之前那本书:“好了,比赛快要开始了,你们去吧。”

    “等等,福斯特你……”

    “加油~”

    “复方水剂还有剩吗!还是你去给小特蕾莎当参……”

    “相信自己,你一直都是很优秀的,莲。”

    “这跟优不优秀完全没有关……”

    “别抱怨了,毕竟有那么‘可爱’的人在身边呢。”

    “你是故意的!就因为我说你可爱!”

    “到时候我会去现场看的,当然,是在观众席上。”

    “福斯特!”

    “不送~”

    轻轻抬了抬手,驱使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两人推出教室后,福斯特‘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直接以这间教室为中心布下了数个属性极为诡异的结界,然后……面容冷峻地站起身来。

    【ph’n-glu-i ph’n-glu-i,om-sudri-stih-!】

    杂音,开始在福斯特的脑海中回荡。

    【s’unh-nglu-i-syha’h-uaaah……hia!hia!hia!hiA!hiAAAAAAA-!】

    空灵的回响,震耳欲聋。

    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福斯特只是缓步走到被莲落在教室窗沿上的茶壶前,平静地将里面那喷香的花草茶倒进一只杯子里,那是他在一秒钟前刚刚凭空制作出的茶具。

    【ch-ch-ch-shagg-shaggoth-ch-!】

    响彻在思维深处的噪声几乎能将任何一个人逼疯,哪怕是跨越了史诗阶门槛且精神力强大的施法者,在这种规模的灵魂冲击下恐怕也难以撑过三秒。

    但福斯特并不在意,尽管他能听到,能感受到,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看到’那不可名状的存在,却依然没有半点疯狂的征兆。

    除了有些聒噪,尤其是在自己跟别人说话时会很碍事之外,那些声音几乎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原因很简单,就是单纯地因为听习惯了而已。

    那是福斯特·沃德当年刚来到学园都市,正准备进入【菲尼克斯综合学院】就读的一个月前,某天晚上,他被卷入了一场意外。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哪怕是长老会,所能查到的情报也仅仅只是‘死了一个【丹奴军事学院】的五年级女生’而已,而福斯特的证言虽然很详尽,但仔细分析的话,却能发现里面有价值的情报完全就是零。

    要么是他在撒谎,要么是他确实只是个不小心被卷入意外的无辜者。

    在只有这两种可能性的情况下,长老会详细地对福斯特·沃德这个人进行了长达半年的调查,最终一直认为这个少年毋庸置疑是无辜的。

    他们倒也不算猜错,因为从客观角度上来看,福斯特确实是无辜的,被卷入到那场事件中确实是意外。

    然而……他也确实隐瞒了很多事。

    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过,从那天开始,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倾听着大量混沌、狂乱、嘈杂、晦涩的‘噪音’。

    他同样没有跟任何人说,他曾经对某个人做出了一个约定。

    总而言之,在调查结束后,福斯特·沃德放弃了学园都市中最优秀的学院,即【菲尼克斯综合学院】的保送名额,虽然并未离开,却选择了虽然姑且也算是一流学院,与前者却并无可比性的【丹奴军事学院】。

    再然后,就是人们所熟知的故事了。

    而那些不为人知的部分,只有在福斯特一个人独处时才会显现出来。

    空间在扭曲,一个个能够扭曲光芒的黑色漩涡悄无声息地浮现而出,悬停在福斯特·沃德的身边,而那些原本只回荡在他脑海中的‘噪音’,更是直接席卷了这方被束缚在结界内的教室,震耳欲聋。

    “别这样……”

    福斯特轻叹了一口气,随手将茶杯扔进了身前的黑色漩涡中,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下意识地思考了一下,说真的,那些疑点未必真的与……我们所面临的困境有所关联,只是或许存在一些启发价值而已。”

    空间中那一个个仿佛二维平面图,却只能被观测到正面的黑色漩涡开始不住地颤抖起来。

    “耐心些,我当然会想办法的,所以……耐心些。”

    福斯特低声喃喃了一句,闭上了眼睛。

    一秒钟后,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周围那些诡异空洞的漩涡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就好像它们从未出现过一般。

    “事实上,它们或许确实从未存在过~”

    他轻声笑了笑,随即便打开面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本名叫《高等魔药》的书,翻到了【复方水剂】那一页。

    “无色、无味、透明……没错。”

    “需要熬制七天的月光虫十六只……没错。”

    “一掐琥珀兽的角质……没错。”

    “幻身蛇蜕……也没错。”

    “嗯,剩下的都错了。”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