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抓捕
繁體切換
    以江北然现在的重要性,找玄圣来保护他根本不需要什么具体理由。

    毕竟他现在最大的特点除了玄艺高的离谱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神秘。

    连玄圣都无法看透的神秘。

    若换做平时出现他这样一个妖孽,那在座的几位玄圣定会一查到底,查出他到底什么来历。

    但眼前的情况明显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再加上江北然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他站在修炼者这边,并且一度救他们于绝境之中。

    既然立场已经如此明确,那对方背景神秘点就神秘点了,反正能合作就行。

    所以当江北然先找到施鸿云,再一起去找到谷梁谦表示自己需要几位玄圣配合干件大事后,谷梁谦几乎没怎么考虑,就表示了同意。

    接着在江北然的计划下,谷梁谦抽调了六名玄圣来,加上他自己和施鸿云,八位玄圣共同替江北然保驾护航。

    这还不够,江北然又在自己的临时住所中布下了天隐阵。

    彻底隐去了八位玄圣的气息,以保证那位要对他下黑手的人来时不会察觉到任何异样。

    准备好埋伏圈,江北然高调的解散了几位九品药师,同时自己“毫无防备”的朝着自己住所里走。

    比起准备充足的江北然来,云若就苦了。

    他压根就没有一丝丝想到江北然能意识到自己会对他动手,不仅是因为两者间没有过一点交际,更是因为现在整个渊城的修炼者都在指望他活命,所有玄圣都把他当宝,又怎么可能有人会对他下黑手。

    可明明就有这么多不可能,他却还是发现了自己。

    云若想不通,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何止是煮熟的鸭子飞了,简直是煮熟的鸭子突然站起来暴揍了他一顿。

    这上哪说理去啊!

    将云若完全控制住后,谷梁谦亲自上手将他捆死,当然,对付玄圣用的肯定不是一般绳索,是谷梁谦手中的一件地级下品法宝,金蝉锁。

    别说云若现在被江北然封了十二个大穴,就算云若毫发无损,也很难挣脱开这只有捆人这一项作用的地级法宝。

    “云若,你为何要做这种事。”

    谷梁谦站在云若面前用十分平和的语气问道。

    但云若却是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

    “嘿!”这时一旁的曹惊骅怒了,“硬骨头是吧,好,我倒要看看你能硬到几时。”

    谷梁谦见状也没拦着,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他们现在没这么多时间跟云若墨迹,必须用最有效率的办法逼他开口。

    而暴力用刑无疑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之一。

    要说玄圣就是玄圣,用刑的仿佛也这么与众不同,曹惊骅既没有殴打云若,也没用什么刑具,他就只是将食指往云若额头上一点。

    片刻后,云若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抽搐,而且这抽搐越来越明显,越来越严重。

    可即便云若口中吐出一团团白沫,也丝毫没有要开口回答的意思,甚至连求饶都没有。

    “啧,还真是个硬骨头。”曹惊骅啐了一口,收起了食指,顺带着想江北然解释了一句:“这是我的功法,可以让人身心都陷入无间地狱,以前这招审人都是无往不利的,今天还正是遇着硬汉了。”

    虽然不知道曹惊骅口中这“无间地狱”有多恐怖,但既然他说了以前无往不利,那么审讯强度上应该是相当高的。

    “现在怎么办。”施鸿云问这话时目光望向了江北然。

    虽然现在有整整八个玄圣围着云若,但江北然既然能提前预知到云若会来偷袭他,那说不定也能问出云若为何要来偷袭他。

    随着施鸿云的问题,其他玄圣也纷纷将眼神投向了江北然,上午一场会就已经然他们都意识到这个年轻人的神奇之处了,如今这么快又亲历了一件更神奇的事,一时间江北然在他们心中的形象都高大了起来。

    即使他看起来非常年轻。

    “不知道。”

    江北然很直接的摇了摇头。

    开玩笑,一屋子的玄圣,指望我给你们出主意?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听到江北然如此干脆的回答,几位玄圣虽有些失望,但也没太多失望,毕竟他们还有很多手段没使出来呢。

    “我来试试吧。”

    这时又一位玄圣拿着一颗黑色的灵珠走到了云若面前,并将其塞入了他的口中。

    ……

    “不行了……再折腾的话,我怕他要死了。”

    一个通宵后,房间中的玄圣可以说是各显神通,无论是肉体上的折磨还是玄识上的折磨都轮流上了一遍。

    但这云若就好像是死了一般,全程连一声“哼唧”都没有,简直比铁血真汉子还铁血真汉子。

    这让所有玄圣都有些没辙,随着用刑的强度一次次提高,云若的身体已经逐渐撑不住了,若是再来几下狠的,恐怕正要死在这。

    “呼……”

    看着眼前云若的惨象,江北然轻吐一口气,开口道:“各位先停手吧,也不一定非得让他自己开口,麻烦哪位能不能跟我说一下这位玄圣的来历和背景,也许能分析出些什么来。”

    “来历吗……”谷梁谦沉默片刻,回答道:“他是破天宗的副宗主,也是破天宗宗主云厉的弟弟,”

    ‘一宗双玄圣吗……看来这破天宗来头不小啊。’

    点点头,江北然看了眼云若开口道:“那既然在他找得不到答案,就只能试试从他兄长那找到突破口了,只是……”

    “只是什么?”谷梁谦立即问道。

    “既然这位云若前辈有问题,也难保他的兄长没问题,若是谷梁前辈客客气气的去问,难保得到想要的回答啊。”

    “你是说……也要先将他控制住?”谷梁谦不禁蹙眉道。

    正如江北然所想,破天宗在潼国的地位很高,是四大宗门之一,虽说他弟弟犯了大罪,但也不能凭这个就直接将云厉给强行抓起来。

    ‘罢了,这时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如今整个潼国都陷入了巨大危机,这云若还要在这时当颗老鼠屎,简直是人神共愤,就这么一个人奸,云厉绝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迟疑片刻后,谷梁谦还是看向其他玄圣说道:“既如此,我认为也只好先将云厉控制起来了,各位的建议呢?”

    “我同意。”

    曹惊骅和施鸿云同时点头道。

    前者是觉得非常时期,这种雷霆手段很有必要,施鸿云则是无脑支持江北然,毕竟江北然现在的身份还是施家客卿,作为施家家主,当然是无条件支持他。

    虽然有了两位玄圣带头,但其余五位玄圣还是没立刻表态,而是陷入了沉思。

    毕竟同为潼国玄圣,平日里肯定多多少少都有些交情,要他们直接动手抓人,确实也是有些为难。

    这时谷梁谦开口道:“各位,云若身上的信息有可能事关能不能打退那些蛊族,有多重要,还请各位好好掂量一二。”

    谷梁谦这话可以说毫无毛病,这次云若下手的目标非常清楚,就是既能够修整玉麓阵,又能治疗瘴毒的江北然。

    如果刚才江北然死了,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无疑就是那些蛊修。

    所以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这个云若很大概率是在帮那些蛊修做事。

    如此一来,要把他彻底查清楚就显得更加重要了。

    听完谷梁谦的话,一位玄圣吐出一口浊气,点头道:“好,我也同意。”

    接着剩余的四位玄圣也一起响应道:“我同意。”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速战速决,别闹出任何动静。”

    ……

    渊城一处临时住所中,云厉正盘坐在地上调理气息,昨日大战后他背部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是被一个长尾蛊修集中时留下的。

    虽说战斗后留下伤口再正常不过,只是这道伤口却难以愈合,无论是吞服灵丹,运功疗伤,这道伤口都没有任何要愈合的迹象,甚至逐渐开始变的奇痒无比。

    “唉……”

    云厉吐出一口气,眼神望向房间外。

    想着等到天亮后便去找云若一起商讨一番。

    可就在云厉准备起身时,突然猛地一蹙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朝他涌来。

    “什么人!?”

    云厉怒喝一声,眼神看向了窗口的方向。

    若换做平时,他肯定直接就玄气全开,先将这来人抓出来再说了。

    但现在肯定不行了。

    一来玄气珍贵,二来在这渊城中还是非常安全的,在各种阵法加持,玄圣守护的情况下,就算是那些蛊修也不至于能悄声无息的潜进来。

    但在没有运行玄气的情况下,云厉的法宝乾坤日月刀已经握在手中,只要情况稍有不对,就会爆发全力攻击。

    可就在云厉以为对方会自报家门或者识趣离开时,就看见八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他面前。

    “什……”

    感受到这八道玄圣境气息的云厉瞪大了眼睛,表情惊愕无比。

    接着不等他有任何反应时间,八道玄气就锁定在了身上,同时一直手抓住了他的额头。

    “云宗主,请不要反抗,不然场面就不好收拾了。”

    听到谷梁仙尊的声音,云厉瞬间压制住了自己刚准备全力爆发出来的玄气。

    再看向另外七道身影,发现也全是熟人。

    “各位……这是作何!?莫非你们已经投了那些蛊修不成!?”

    云厉的语气中充满怒意,昨日他才舍生忘死的和蛊修大战了数十场,今日却被自己人擒住,叫人怎么不生气。

    见云厉没有激烈反抗,谷梁谦稍松了口气,因为这肯定是最好的情况了。

    于是他缓缓放开自己抓住云厉额头的右手,问道:“云宗主可知令弟此刻在何处。”

    云厉听完一愣,有些莫名的回答道:“谷梁仙尊此话何意?”

    看着云厉似乎确实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谷梁谦便继续道:“今日议会上提过的那位江大师,云宗主可还有印象?”

    云厉一听,表情更加莫名了,但还是点头道:“自然记得。”

    “既然记得,那云宗主应该明白,他现在是渊城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无论是祛除瘴毒还是修复玉麓阵,都缺不了他。”

    就在云厉表情越发莫名时,谷梁谦面色一变,喝道:“可就在丑时,令弟却试图一掌将他击毙!不知云宗主对此有何解释。”

    “什么!?”云厉猛地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云厉当然也很清楚江北然的重要性,甚至在昨日的议会前就听过这位九品宗师的名声了。

    甚至他还和云若商量过待这桩事情结束,要想办法争取一下这位年轻到有些过分的九品宗师。

    ‘可现在,怎么就,怎么就……’

    看着云厉惊愕至极的样子,一直躲在暗中的江北然缓缓走了出来。

    从云厉的各种反应,以及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来看,这位玄圣应该是的确对自己弟弟做的事情毫不知情。

    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如果他知道云若去杀自己了,那从云若出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他早该起疑心才是,就算不去找云若看看什么情况,也该先想办法藏起来。

    而不是坐在自己的房间中疗伤。

    “晚辈江北然,见过云前辈。”

    看着向自己行礼的江北然,云厉表情换了又换,最后说道:“江大师,吾弟必然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江北然听完看了眼谷梁谦,然后回答道:“云副宗主是在八位前辈的瞩目下对我下的死手,是不是误会,云前辈问谷梁前辈就好。”

    云厉听完眼神立即望向谷梁谦,就见后者点了点头道:“这点不会有什么误会,是我亲眼看着令弟对江大师痛下杀手,若不是我们在,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谷梁谦都这么说了,云厉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定性。

    “不应该……不应该啊……”云厉喃喃自语了两句,“前两日我还与他商讨着事情结束后去拜访江大师,他怎么可能对江大师下杀手!?”

    听到云厉这句话,一旁的施鸿云不禁歪了歪嘴角。

    ‘这群老东西果然一个个都在打北然的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