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阴山箓 > 一百一十四章 指点一二
繁體切換

一百一十四章 指点一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蟹黄鸡蛋     书名:阴山箓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苏彻总觉得这位阴阳法王自从安排了所谓的转世之后,整个人的状态就有些怪怪的,但是哪里不对头,自己也说不太上来。

    “那就请前辈多批评。”

    苏彻倒是很恭敬。

    阴阳法王虽然没有迈入长生,可毕竟是自上古之时走过来的老人,眼界和手腕都是不缺的。

    而且按照阴阳法王的说法,这《太上黄天六龙回日真法》与《六天炼狱总纲》同出一源。

    那作为《太上黄天六龙回日真法》一部分的《纣绝阴天秘箓》应当也有相当一部分包含在《六天炼狱总纲》之中。

    苏彻接着拜首道:“前辈,晚辈修行的法门,名为纣绝阴天秘箓,以玄阴法箓为根基。”

    手上浮现出几个玄奥的符箓。

    “法箓之中,别有神妙,可以化形法器,各具神通。”

    说着,苏彻手中阴箓一转,演化出帝钟、斧钺等法器。

    “晚辈所擅长的,一曰九元荡魂秘箭……”

    法箓变化,在苏彻身后现出九根柘色长矢,苏彻手持玄蛇之弓。

    “此箭上应天星,能够引动计都煞力,九箭齐出,则一箭猛恶过一箭。”

    接着一头玄蟒显化,狰狞吐信,一双蛇瞳之中阴火闪动,死死盯着眼前的阴阳法王。

    “这一道玄蟒法相,却是弟子机缘巧合之下成就。”

    苏彻说着散去这条玄蟒,又显化出天蓬大圣的神将之形。玄甲金冠,各持法器,双目之中隐隐有雷霆光芒闪过。

    “这纣绝阴天秘箓练到最后,便是以九幽焚神阴火凝练神魂,练出一尊神明法相,这尊法相正应北极天蓬大圣……”

    阴阳法王看到这一尊神将形象,嘴角莫名冷笑。

    “这北帝法本来就是我黑帝一脉所出,你不说我也认识。”

    苏彻运功到了这里,再将神将法相散去,向着阴阳法王拱手道。

    “我这纣绝阴天秘箓便练到这种程度,剩下的就是剑道手段,不过现在都有了泰狱阿鼻剑的影子,北邙鬼祖的手段前辈应该也看腻了,就不请前辈品评了。请前辈指教。”

    阴阳法王歪着头看了一会苏彻。

    “北邙老鬼手里的那点货,我也看不明白,不过小苏啊,小苏。”

    他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

    “你之前说跟郁离子见面不多,我还不信,现在我是信了。”

    “晚辈是出了名的厚道人,一般不骗人的。”

    “我可不是夸你。”

    阴阳法王连连摇头。

    “你可以说是个当之无愧的天才,也是一个十足十的笨蛋。”

    “嗯,前辈。”

    “我们修道修道,修的是什么道。”

    “应该是天地之间的大道。”

    “错了。”

    阴阳法王摇了摇头。

    “错了?”苏彻觉得自己回答地是标准答案。

    “这就是野路子最容易犯得错误。生死不明,谈什么天道。门派、道统、传承,难道这些就是为了拉帮结派出去干人吗?就连凡间的江湖人都不这么干了。若是手里面拿着一本秘典就能证道长生,什么神霄黄天都趁早散架。”

    “我现在让你参悟太虚之法,挪移虚空,你参得出来吗?我让你去领悟生死之法,化死为生,你办得到吗?我让你去参道德之法,明因识果,你做得来吗?”

    苏彻一时沉默。

    阴阳法王说得每句话他都能听得懂,但是连起来的意思就不明白了。

    “修道两个字,修在道之前。拆开来就是说要先修身,再成道。”阴阳法王解释道:“天地之间的大道,不管你怎么称呼它,好歹练就还丹再去摸索吧。”

    “所以……”

    “修行之初,要固本培元。”阴阳法王解释道:“修行第一步,坚骨髓,炼灵根。什么叫灵根?”

    金木水火土五灵根?还是写作废柴读作主角的杂灵根、空灵根?

    苏彻思维一时发散开来。

    阴阳法王伸出右手,先是点了点苏彻的脑门。

    “这叫做灵。”

    又指了指苏彻的心口。

    “这叫做根。”

    “修行到了最后,虽然有阳神、真形两种说法,但是在炼就还丹之前,就是要培育根本。”

    “你的这些修行不是不好。”

    阴阳法王看着苏彻:“干个缇骑,捉个妖怪,拿个魔头,那是够用了。可你如果不是去东海之上拜入剑宫门下,还把自己当成一个玄门弟子,那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苏彻虽然被阴阳法王一通批评,但是心里并不生气,一位这位老前辈的确都是点在了自己知识体系之中最不薄弱的部分。

    自家事自家知,让自己出去砍人,便是对上五品高手,自己也有一战的勇气。可要是说让自己想想未来的道路怎么走。

    苏彻却是一点底都没有。

    因为真的没有人教。

    “培育根本怎么做?两个办法,一要壮大神魂,二要培育真元。”

    阴阳法王抬起手来,手中出现一道微微旋转的符箓,看其性质,同苏彻的纣绝阴天秘箓颇为相似,却又透着种种不同。

    “什么叫符?什么叫箓?”

    阴阳法王根本没有给苏彻回答的机会:“符者,天地之号令。箓者,生仙之名籍。你既然已经练就天蓬法相,这几点我就不说了。”

    “郁离子是不是同你讲过,这纣绝阴天秘箓的根基是练就一道阴火?”

    “是,我当时炼成九幽焚神阴火,郁离子老师还夸我进步神速。”

    “你确实该夸,就这样瞎猫碰上死耗子也能连出阴火。当然要夸一夸,所以说你是个天才么。”

    阴阳法王没好气地说道。

    “可你知道这阴火要怎么用吗?”

    烧死对手。

    苏彻很想这么回答,但还是努力地不张嘴,等着阴阳法王继续讲解。

    这老头看上去脾气不小,心眼不大。若是因为这些俏皮话惹得他不愿意讲了,反而是自己的损失。

    “一来是对敌,”阴阳法王斜眼瞧了一眼苏彻:“在这点上面,你估计不用人教。”

    惭愧,还是要多多努力。

    “另外一个就是用来淬炼和打磨自己。”阴阳法王看着苏彻:“为什么鬼修都想要练就一门阴火?”

    不知道。

    “因为可以借着这阴火,洗练自己的鬼体,将其中的杂志尽数焚灭。”

    阴阳法王看着苏彻:“同样,你若要想安稳结丹,还是要先不断地以阴火淬炼自己。”

    “可是这样不会烧坏吗?”

    苏彻小心地提了个技术问题。

    “你见过毒蛇的毒液毒死自己的吗?”

    阴阳法王看着苏彻:“以后每日都要以阴火洗练自己的神魂,淬炼自己的身体,明白吗?”

    “前辈,不如这样,正好趁着您在,正好教教我怎么洗练神魂,淬炼身体。”

    苏彻看着阴阳法王。

    “我?我可不敢教。你黄天道的弟子让我教,传出去多不好听啊。”

    “指点,指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