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侠打工仔 > 618 归程“求票,求订阅”
繁體切換

618 归程“求票,求订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角儿18     书名:武侠打工仔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龟爷饿了,这事儿可就大了,现在上官鹏全仗着龟爷给他保驾护航了,得伺候好咯。

    “龟爷,稍等啊,这就给你做饭。”上官鹏麻利的掏出大锅给支上,点火做饭好一通的忙活,总算把龟爷的肚子填满了,自己就剩了点残羹剩饭。

    龟爷吃完之后,扭头就回了山洞,上官鹏还得打扫战场,完了也回山洞勤学苦练去。

    这么浓的元气,要是不善加利用,那真是天打雷劈了。

    上官鹏每日勤学苦练,金丹的进步那是嗖嗖的,能用肉眼看得着的壮大,高兴的上官鹏每天做饭都是一蹦三跳的。

    算算日子,上官鹏出来也有两个多月了了,往回赶还要时间,在不抓紧的话,恐怕周宇杭的婚礼就不赶趟了。

    就在上官鹏准备回程的时候,天又暗了下来,一场暴风正在酝酿之中,得,这下子回不去了。

    当天晚上,暴风就刮到了这座岛,上官鹏缩在洞穴之中,听着外边呜呜作响,心中暗自后怕,要是昨天启程的话,恐怕这会儿在海上得翻船了。

    上官鹏趴在龟爷背上,和龟爷说悄悄话“龟爷,我这一耽搁恐怕时间就不赶趟了,到时候您要送我一程啊。”

    龟爷速度快,只要能把上官鹏及时送到近海,那就不是问题了。

    鬼月眯着眼睛点点头,上官鹏喜出望外“我当你答应了,先谢了,龟爷。”

    缩在山洞里缩了三天,外面的风有了变小的迹象,上官鹏小心翼翼的走出去,不错,这会儿练腿正合适。

    上官鹏又拴着麻绳走出山洞,风中夹杂的杂物立刻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巨大的冲击力打的上官鹏闷哼不已,虽然伤害不了他,但是疼还是避免不了的。

    今天的风更大,上官鹏好像又得从头适应了,一招一式、一丝不苟的耍起来,还好只要适应了就可以。

    上官鹏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风速,用退将袭来的杂物一一踢开,再也没有什么情况比现在更适合修炼风神腿了。

    轰,上官鹏一腿击出,竟然将面前的一片空间打成了真空,然后顺腿击出,真空中又充满了风声,比风暴更强烈三分。

    “突破了。”上官鹏开心的高声喊道,刚喊完一口冷风灌入了他的口中,还夹杂着海中的海藻。

    呸呸两口,把嘴里的东西吐干净,上官鹏跑回山洞,这才开始检视自己,可惜的是风神腿的武道真意还是没有达到。

    上官鹏努力回想当初是怎么凝结太极武道真意的,是在武仙的威压之下,生死关头这才突破的,看样子风神腿要想凝结武道真意,光靠练是无法达成的。

    要想提前凝结武道真意,上官鹏就需要一个够分量的对手,可这是荒岛,谁能当前对手了,龟爷吗,龟爷不行,上官鹏不敢保证龟爷知道轻重,它随便一爪子,说不定就能扒拉死自己。

    上官鹏看向天空,既然没有对手,那我就与天地为敌,此刻风暴呼呼的刮着,上官鹏使出风神腿,在狂风中穿行,最终来到了沙滩。

    一片空旷的沙滩,上官鹏傲立其上,指着狂风,无惧风险的高喊一声“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风中劲草,上官鹏劈出自己都第一腿,和风暴撞击在一起,接下来就是连续不断的用风神腿搏击着狂风。

    半个时辰,上官鹏身后的沙滩还是雨打风吹。

    一个时辰,上官鹏背后只剩下微风拂面。

    一个半时辰,上官鹏背后已经波澜不兴。

    两个时辰,上官鹏已经用风神腿和狂风相抗了这么久,内力即将耗尽,上官鹏踢出自己最强悍的攻击。

    “风神临世。”风神腿一直以来都少一招,今天上官鹏用自己的理解补全了风神腿,上官鹏面前海水倒流二十里。

    一股力量升起,风神腿的武道真意正式凝结,上官鹏称之为风神领域,风神领域里,任何风浪由上官鹏说了算。

    上官鹏再一次使用鲲鹏吞息,将自己已经干涸的金丹充满了元气,风神领域祭出,上官鹏心念一动,武道真意覆盖的范围内,海水逆风倒流,礁石被狂风吹折。

    “哈哈哈哈,终于成功了。”上官鹏高声喊道,这一次没有狂风灌进嘴巴里,即使上官鹏现在扬帆远航,只要他的元气充足,那么绝对一路上顺风顺水。

    满意的看着自己一手缔造的小天地,上官鹏回到了山洞,风暴持续刮了十天,上官鹏每天都要来到海滩,用自己的武道真意和天地伟力想抗衡,这也是掌握武道真意的一种做法,上官鹏对于风神领域的掌控那叫一个芝麻开花节节高。

    十天以后,上官鹏的武道真意不说如臂使指,那也差不了太多,风暴一停,上官鹏抱着龟爷脑袋说道“龟爷,你答应要送我一程的,说到做到,千万不能反悔啊。”

    龟爷不置可否,但是却用粗壮的爪子撑起敦厚的身躯,一步步朝着洞外走去。

    龟爷这是要送上官鹏一程,上官鹏赶忙跟着离开山洞,两位前后脚的来到沙滩,龟爷的脚步太大了,上官鹏不用风神腿还真跟不上它。

    龟爷爬进水中,上官鹏一个翻身,跃上龟爷的背,指着远方“这个方向,龟爷风驰电掣吧。”

    龟爷直接弹射起步,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顺着上官鹏指出的方向飞驰而去,激起的风浪都够得上七八级风了。

    得亏上官鹏一直用精神力注意着航路,要不然以龟爷的速度,此时此刻他们已经迷路了。

    上官鹏根据航海笔记及时的修正航向,所以他一直走在正确的路上,龟爷的速度如此的快,上官鹏一点也不担心会错过周宇杭的婚礼。

    龟爷忙里偷闲的还会带着上官鹏潜水,一言不发的就往水里钻,上官鹏经常性的被灌一口海水,不过龟爷可不是为了闹着玩,他看到自己喜欢吃的元兽,就喜欢扎个猛子下去。

    上官鹏收获了更多的元兽,有带鱼、黄鱼、金枪鱼还有螃蟹、大虾和海螺,多的上官鹏都不愿意计算。

    上官鹏每天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喂饱龟爷,让龟爷的心情愉悦,这样他赶路的速度就会非常快,逮元兽也会更主动。

    等到靠近近海的时候,上官鹏已经足足积累了一下海生元兽两空间袋,还有若干珊瑚、珍珠之类的宝物,这了一趟出海,实在是太值了,有惊无险不说,还能大捞一笔,真是多亏了龟爷。

    来的时候,上官鹏花了好长时间,没想到回程这么快,三分之一的时间都不到,看到近远海分界线的那一条岛链,上官鹏拍拍龟爷的脑袋。

    “龟爷,就送到这儿吧,再往里就是近海了,不够你折腾的。”

    放出自己的船,上官鹏跳上船去,挥手和龟爷告别,龟爷也是个狠人,没有任何留念,转头就朝着远处游去,估计是活的年头太长了,见惯了生离死别了。

    将风神领域张开,大风呜呜的吹着船帆,小船像弓箭一样向前飞出去,这感觉这特么棒,天下行船千千万,可有这么省心的?

    由于是在近海,还有其他的渔民,他们很好奇,怎么这船的风帆这么挂,难道和我们不是一股风,逆风行驶还能这么快,难道海神爷爷显灵了。

    在所有人一样的眼光中,上官鹏飘摇而去,从此在海上留下了一个传说,有人得到海神爷爷的庇佑,可以在逆风之下,依然顺风顺水。

    上官鹏感觉没费什么时间就看见海岸线了,当再一次踏足九州的土地,内心还有些激动,犹如游子归家一般。

    来到熟悉的渔村,乡亲们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大家都知道他要去远海游玩,但是没有人认为他能活着回来。

    如今又看到上官鹏,当然又惊又喜,上官鹏在这渔村的人缘很好,他不过待了很短的时间,渔民们都小发了一笔,这人缘怎么可能会差。

    小孩子围着上官鹏问这问那,他们知道上官鹏心善,看见孩子就会忍不住掏出好吃的零食,果然如他们所料,上官鹏掏出大把的零食,孩子们哄抢一空之后,就四散开来。

    渔民们也围了上来,近海讨生活不易,他们想知道远海的情况,要是不那么危险,那到远海去捕捞,收获肯定小不了。

    上官鹏一五一十的把实情告诉渔民,听过之后,渔民们很沮丧,还真不是他们可以涉及到领域,鱼肯定很多,但是有没有命回来就看天意了。

    还是好好活着吧,近海不易,但是混个温饱不是问题,一家老小都靠自己,可千万不能弄险。

    上官鹏在渔村留宿了一宿,就朝着老龙头走去,是时候离开了,周宇杭的婚期将近,得尽快赶回山海城。

    等他来到山海阁领绝影,掌柜的非常客气的告诉上官鹏,周宇航急了,已经连续派了五波人来找他了,因为上官鹏在外海,一直没有遇上,最后只能留下口信,让上官鹏尽快赶回山海城。

    绝影很久没有见到上官鹏了,乍一见面就用舌头热情的招待上官鹏一顿,似乎在埋怨他,竟然不带它,一个人出去玩。

    当上官鹏跨上绝影的时候,绝影一个人立,仰天长嘶一番,撒腿就朝着城外跑,它也是憋了好久了,今天要跑个尽兴。

    绝影在马路上就快留下残影了,一匹匹飞奔的骏马被它甩到了身后,一起跑出去好远,绝影登上一个路边的小山坡,又是人立而起,嘶鸣不已。

    上官鹏抚摸着绝影的鬃毛,安慰着激动的绝影,等了好一会儿绝影平静下来,才又重新回到马路上。

    回山海城同样是顺风顺水,上官鹏一路上就能听到人们热烈的议论着周家的少爷、山海阁的继承人,周宇航要和山海阁另一个家族联姻,马上大婚的消息。

    这时上官鹏才反应过来,周宇杭的结婚,绝不仅仅是情投意合、青梅竹马这么简单,二者强强联合,这一下子周宇航的分量又重了不少,在继承人的战争中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等上官鹏来到山海城,刚进城门就被人拦下来了。

    “上官大人,您怎么才回来,我们少爷等您都快着急上火了。”仆人拉着绝影的缰绳,给上官鹏带路。

    “怎么走这条路啊,这不是回周宇杭房子的路吧。”上官鹏暗中戒备起来,因为路不对,而且他不认识这个仆人。

    牵马的人笑着说“上官大人,这当然不是去我们少爷别院的路,这不是我们少爷快结婚吗,总不能婚礼在别院举办吧,那周家的脸还往哪搁啊,这是去周家祖屋的路。”

    误会,真是误会了,上官鹏心想我也没有结过婚,哪里知道这些弯弯绕啊,仆人七拐八绕的把上官鹏带到一座宏伟的庄园。

    庄园的大门上就一个字“周”,山海阁周家,其余的不需要赘述了,这般自信是几代人的积累,几代人铸就了周家的荣光。

    仆人引领着上官鹏朝里走,没走一会儿功夫,周宇航就从庄园里走出来,哈哈大笑的喊道“哈哈哈哈,上官鹏,我还以为你玩过头了,要错过我的婚礼,没想到最后关头还是按时赶到了,够朋友啊。”

    “不是还有好几天吗,你找什么急啊。”

    “着什么急,哥哥,我是第一次结婚,你还未结婚,这里边道道多了,赶紧的,好些个习俗礼仪都等着你去学了,弄错一步,那可是要丢大人的。”

    上官鹏哑然了,确实他对这方面一无所知,周宇航拍拍他的肩头说道“你不仅仅要学学傧相的礼仪,还要顺便学一学新郎的礼仪,毕竟你也快要当新郎官了。”

    周宇杭把上官鹏拖进一间书房,里边四个老年人已经恭候多时了,两男两女,一本正经的坐着,一看就是那种一丝不苟的人物,看见周宇杭和上官鹏拖拖拉拉的进来,眼神中布满了不满。

    在他们人呢看来,这两个毛头小子,一言一行没有一丁点于礼仪相符,完全就是山野小子,简直就是不知廉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