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一觉醒来我成了葵花派弟子 > 第一百零四章 糖衣炮弹
繁體切換
    姜若兰瞳孔微缩,一阵发怔,原来拿下商州六扇门这么简单的吗?

    似乎看穿姜若兰的心思,李长空笑道:“是不是听我这么一说,拿下商州六扇门变得格外简单了?”

    姜若兰下意识的点点头,“难道不是吗?”

    李长空摇摇头,“很多时候,决定事情的不是计策,而是力量。”

    “你看我分化他们的手段似乎简单的过分,却忽视了做到这一点所需要的能量。”

    “首先,分化不是一句话,需要大量的真金白银,大量的资源,否则,没有足够的收获,又怎么能引来其他人的嫉妒和不满呢?”

    “其次,还要能压得住,若我没有足够的实力,只会被人当成一块肥肉,别说利用资源分化几人了,不被几人联手吞下这些资源就算不错了。”

    “总的来说,因为我实力够,才能玩弄这种手段,换一个人,怕是被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好了,不说了,这是八百两银票,你去城里的铁匠铺打一批新式的武器,给鲁宏手底下的几个捕快换了。”

    “我倒要看看,在足够的好处面前,这些副捕头能撑多久,就算是他们撑得住,我也想看看,他们手底下的捕快撑不撑得住。”

    说着,李长空慢悠悠端起茶盏又喝了一口。

    看着李长空气定神闲喝茶的样子,姜若兰握着银票的手紧了紧,越发坚定了要跟着李长空一起走下去的心思。

    “是,属下知道了。”

    姜若兰动作不慢,三天之后,一批新武器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运进了六扇门。

    新武器的冲击力对众人的冲击力也是极大。

    这一次李长空可是花了血本,每一把刀剑都是价值百两纹银的精品。

    哪怕是商州六扇门的捕快不差钱,手中的刀剑充其量也就是十两左右。

    都是习武之人,刀口舔血的存在,好武器有几个人不喜欢的。

    不说武器本身的价值,一把厉害点的武器,至少能提高三成的战斗力,这对随时可能经历大战的捕快来说,差不多是第二条命了。

    本来,这批刀剑的出现就已经让众人两眼放光。

    当姜若兰将这些武器交给鲁副捕头手底下的捕快时,其他人更是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凭什么?

    那一刻,姜若兰直接体会到了李长空所说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意思。

    就在这批武器发下去的瞬间,姜若兰就明显感觉到鲁宏手底下的人和其他副捕头手底下的捕快产生了一点隔阂。

    消息传到几个副捕头哪里时,鲁宏再一次面对了几个副捕头异样的目光。

    不同的是,上一次他解释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可这一次,哪怕是他解释了,哪怕其他几个副捕头都表示了理解,但他们的目光仍旧带着丝丝探究与丝丝忌惮。

    甚至,在鲁宏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他的脸上也多少露出了一丝笑意。

    毕竟增强战斗力的是他的人,换算过来等于是他的势力得到了提升。

    然而,新式的武器不过是一个开始。

    之后的时间里,六扇门的其他捕快差点儿没变成眼红的兔子。

    新武器之后,很快,李长空有找了城里最好的绸缎庄,给鲁宏的人都换了一身新的衣服。

    虽然都是一样的捕快服秩,但面料明显高档了一筹。

    除此之外,阴雨天的时候,永远让鲁宏的人休息,让其他副捕头的人出去巡街。

    期间,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捕快提意见,可姜若兰说了,不论是新武器还是新衣服,包括平日额外的糕点茶水补贴,那都是李捕头自己掏的钱,走的私人账户,自然是他想给谁就给谁。

    可以说,就差没把李捕头偏爱鲁宏手底下的人几个字写在六扇门的大门上了。

    一来二去,不管之后鲁宏再怎么解释,也无法从其他副捕头哪里得到一个好脸。

    底下的捕快们更是不止一次对他手底下的人冷嘲热讽。

    到这个时候,鲁宏哪里还不知道李长空的心思,无非是想要利用糖衣炮弹轰开他们的联盟罢了。

    可偏偏,他就算是知道这一点,也无可奈何。

    新武器,新衣服,好待遇,这些就算是他能拒绝,他手底下的人可拒绝不了。

    鲁宏很清楚,自己如果真的拒绝李长空的糖衣炮弹,第一个跟他翻脸的就是他手底下的人。

    至于说吃掉糖衣,炮弹扔回去。

    呵呵,李长空第一天展露出的恐怖气势和那放肆疯狂行事作风可还刻在他的心里呢?

    他敢保证,只要他做出一点不合规矩的事情,李长空会毫不犹豫用规矩外的手段对付他。

    就在鲁宏痛并快乐的纠结着的时候,李长空的书房里,一个缁衣副捕头第一次主动走了进来。

    “属下给李捕头请安。”

    书房里,孙也一脸谄媚的赔笑。

    李长空抬头,瞥了他一眼后低下头继续看手里的卷宗。

    “孙副捕头啊,怎么是你,我还以为,第一个来的会是展副捕头呢?”

    孙也闻言一愣,“李捕头知道属下会来?”

    李长空嗤笑一声,“我给了鲁宏这么多好处,算算时间,你们几个应该坐不住了。”

    “章寿春是凌家的人,他就算是死都不会向我低头的,会来这里的自然只有你和展荣坤了。”

    “不过,展荣坤是展家的人,情况比你差一点,没想到反而比你沉得住气。”

    说着,李长空的视线再一次从卷宗上移开,落在孙也的身上。

    “你今天来,是想好了好投靠我了?如果是的话我要先提醒你一句,投靠我的确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但不可能像鲁宏那样了,明白吗?”

    孙也闻言眉头一皱,要是这样他还投靠他做什么?

    不过他也不傻,转头一想就明白李长空的意思。

    他之前做的那些,都是用来破坏他们联盟的,不过是短期投入,自然不惜血本。

    如今联盟基本被破坏,到了收网的阶段了,之后自然不会有那么大的投入。

    本以为能捞到不少的好处,如今看来是要大打折扣了。